联系我们
邮箱:wuhanLaiya@126.com
服务:武汉怀孕价格

第九十八章低沉的男人声音

时间:2018-07-22 01:40 编辑:wuhanLaiya

第九十八章低沉的男人声音

  放完烟花回到大厅,电视的春晚节目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一出出精彩绝伦的节目,博得场下观众的一阵阵喝彩。

  夏丢丢和昕儿两个小家伙执意不肯回房休息,耷拉着眼皮一个霸占外婆,一个霸占妈咪,说什么也不肯放手。

  “丢丢,你先去睡,妈咪一会儿就来,好不好?”

  小家伙坐在她怀里,双臂紧紧搂住她的脖子,双腿跨坐在她大腿她,她已经不堪重负了,手酸了,腿也麻了。

  “妈咪,我不相信你!”夏丢丢把头摇得像是泼浪鼓。

  昕儿看着夏丢丢,忽然想起了什么,溜下尚琳娜的怀抱,跑过来悄悄说:“丢丢哥哥,我房间里有腰带!”

  记性非常好的昕儿,忽然记得丢丢哥哥说要和妈咪绑在一起,就不遗余力地想到了可以当着绳子用的腰带。

  说完,牵起夏丢丢的小手,望着夏细语笑得贼兮兮的:“丢丢哥哥,我有好多条,你可以绑你妈咪的这里、这里、这里。”

  软绵绵的小手戳了戳夏细语的手腕、腰、和脚踝,听得夏细语一阵失笑。

  可她后来低低的、凝重的一句,换得她全身一震:“我妈咪也被爹地这样绑过哦。”

  小孩子无心的一句话,在夏细语的心里投下一颗巨石,掀起了惊涛骇浪:看昕儿的紧张凝重的小模样,读出方灵儿被绑并不是夫妻间的恩爱,而是她丈夫在她身上施暴!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呢?还有,尚琳娜的婚姻好像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样子。

  尚家,A市赫赫有名的尚氏集团领导者,他们的家族里,到底埋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夏细语忽然想到那个正在接受治疗的尚宇,那个高大狂妄的男人,在他的身上又发生过什么?他,能把过去找回来吗?

  她紧紧搂住夏丢丢,不让他和昕儿去拿腰带,她很担忧这样会刺激到病情好转的方灵儿。

  “丢丢,欧冶天叔叔等下要登台唱歌哦,妈咪抱着在这里等着看好不好?”

  “欧叔叔要唱歌呀?我好喜欢他的歌哦。”夏丢丢立即两眼放光,他的唱片他放过好多次了,真的很好听呢,小家伙不懂音乐,爱屋及乌,才“喜欢”上的。

  他拉着昕儿的手,挤在夏细语的身边,一手拉着昕儿,一手拉着夏细语,小声问:“昕儿,我们这样子拉着就好了,不用绳子都可以,对吧?”

  人家昕儿一片心意,他不能做个无情的人,一把甩开她。

  “嗯,这样就可以了。”昕儿甜甜的笑着,乖巧柔顺。

  夏细语摸摸他们的头,看了看尚琳娜和方灵儿,也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视上的小品去了。

  十点,夏丢丢和昕儿忍不住不,两人相继睡去。

  尚琳娜抱起昕儿,夏细语抱起夏丢丢,转往各自住的卧室。

  夏细语有些累了,靠着床头坐了下来,今天的事情一件接一件,不累都不行啊。

  出去和尚琳娜打声招呼,她也准备休息了,守岁的事情,就交给别人去完成吧。

  每年的最后一天,是辞旧迎新的日子,中国人在这传统的节日里,下至三岁孩童,上到八十老翁,都会倾尽全力去守岁,在零点的钟声响起之际,欢呼雀跃,尽情的释放自己的情感,欢迎着新年的到来,把自己的希望寄予新的一年里。

  夏细语活了二十三年,没有那一年有守岁,她从不把希望寄予新年,她觉得应该寄予每一天,每一天的开始,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她都想好好把握。

  夏丢丢窝在绵软的床里,只露出一张小脸,熟睡中的小脸,红扑扑的,非常可爱。

  夏细语爱怜地望着睡梦中天真无邪的孩子,对自己为他带来不少的烦恼而懊恼。

  “妈咪,爹地的电话。”小家伙忽然喊,动了动,小手从被窝里伸出来,挥了挥,一脸幸福。

  尚宇……夏细语的眉头皱得紧紧的,碰到他自己就没有过一天安生日子的她,对他有诸多的不满,看到小家伙那么依恋他,她心里醋意横生!

  “丢丢,如果妈咪让你在妈咪和爹地中选择一个,你会选择谁呢?”

  是呀,小家伙会选择谁呢?经过那么多次风雨,小家伙都扑向她怀里,她还会让他再次忍受分离吗?

  “丢丢,和妈咪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好吗?我们再也不回到这里来好不好?”

  她摸着小家伙的头顶,喃喃地问。心里凄楚不已,如果世上有那么个地方,她是宁愿带着小家伙生活一辈子的。

  在尚宇知道孩子是他的骨肉之后,她就知道再也没有这种可能性了,他会不惜一切找到他们的!不对,是不惜一切找到他!

  手机在床头柜上振动起来,尽管关掉了铃声,振动在安静的室内还是相当刺耳,夏细语吓了一跳,懒洋洋地拿起手,放在耳朵边。

  “细语,你在看电视没?该欧帅哥上场了!”电话那头,是童笑笑掩饰不在的兴奋。

  乡下的夜是静谧的,她能听到她身边嗑瓜子的声音。

  “那么早就轮到他了啊?”不是说压轴戏是他的吗?才十点多而已。

  “马上了……他上场了……哇塞,好帅……白衣最适合他了……”童笑笑显然忘记自己还在通话中,手机没有关掉就和身边唐炫耀讨论起来了。

  “人家欧帅哥的眼光一流,有钱又有品位,他肯定……”夏细语悄悄摁掉取消键。

  坐回床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出神,过了一会儿,她站起来,走向窗户,拉开厚重的窗帘,望着外面。

  烟花爆竹声渐渐集中在一处,国家经过调整,平时不允许大家乱放烟花爆竹,经过研讨,最后规定节假日在指定的范围里可以放,时间也给予限定了。

  “嗡嗡嗡”,手机再次响起了,可能是童笑笑听到欧冶天说了什么话,打电话来取笑她的吧?想到上午欧冶天的话,她看了眼手机,没有去接。

  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不久,来了条信息。

  朋友不多,知道的她手机号码的也不多,好奇心驱使,她点开了信息。

  “接电话!”

  强势、霸道、简单的命令式内容。

  夏细语手抖了一下,咬了咬牙,把手机摔在床头柜上,不予理会。

  忽然,她想到了叶玄皓,叶玄皓在干什么呢?他一转眼就把她给忘了吗?捏着手机犹豫了半秒,找到叶玄皓的号码,拨了过去。

  “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

  不在服务区?什么意思?叶家老宅再老,也不会没有信号!想了想,她编了条信息发过去。“节日快乐!”

  还在发送中,手机再次振动起来,催命符似的,不接不休!

  夏细语死死盯着手机屏,忍住不去摁掉,直到屏幕暗下去,才舒了口气,她小心翼翼地打开手机,想看发给叶玄皓的信息有没有发出,又一条信息进来:“接电话!”

  夏细语啪嗒扔下手机,不想看,想了想,又拿起来,发了条短信:“不接!”

  “你敢!”

  “就敢!”

  “欠咬啊?”

  “你狗啊?”

  “你母狗!”

  她没想到他会这样骂人!那样一个清冷高贵的男人,居然会骂得那么利索!她几乎可以看到他嘴角的坏笑。

  “你公狗!”气愤中,她缺了判断力,回得很快。

  “一对!”

  夏细语这才悲催地发现,自己再一次败在这个可恶的男人手中!

  良久,屏幕又亮了:“我有事告诉你,关于丢丢的,接电话。”

  “发短信说!”

  信息才发出,电话又响了,夏细语迟疑一下,按下接听键。

  “喂?”

  才一声低沉的男人声响起,夏细语紧张得手发抖,手心里都是汗!

  “说吧。”她努力镇定自己,让自己的声音不颤抖。

  “睡了?”他好像有些意外。

  “嗯。”

  “这样啊,你没有看春晚好像有点可惜。”他似乎心情颇好,声音愉快而动听。

  夏细语没有接话。

  “欧冶天对你有意思啊?”他又问。

  夏细语心突地漏跳一拍:“什么?”

  “他唱完歌之后,在后面的结束语中希望在新的一年和夏细语小姐牵手步入红毯。”

  夏细语沉默了,没有搭腔。

  “不相信?”

  信不信都没有关系,反正他已经那样说了不是吗?太年轻的男孩就是那样,有些话没有经过思考就冲口而出,过两天就后悔了。

  “你说要告诉我丢丢事情……”

  “我在看春晚,在医院里。”在国外生活的每一年,他都会看春晚。

  “你说丢丢……”

  “你真本事,有了叶玄皓,还来个欧冶天……”

  夏细语直接摁下电话,拔下电池,脱了衣服,快速钻进被窝。

  隔了一会儿,气冲牛斗的她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嘟嘟嘟又嗡嗡嗡的,非常沉闷。

  她屏息静气得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这声音是从身边的夏丢丢身上发出的。

  夏丢丢没有被惊醒,翻了个身又发出匀称的呼吸。

  夏细语想了想,伸手去找声音来源,在夏丢丢温暖的怀里摸出了那款白色的小手机……

  夏细语紧紧咬住嘴唇,知道关掉这只,还会有尚琳娜的手机、还有客厅的座机、说不定还有方灵儿的……

  “你不睡觉啊?这大半夜的!”

  “我在美国。”

  夏细语无语凝噎。

文章《第九十八章低沉的男人声音》原创来自:武汉怀孕价格

与《第九十八章低沉的男人声音》相关文章:

第六十六章你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的>

第18章制定胎教计划2>

放松你的心情跳跳舞1>

第34章育儿学问多(9)>

第7章美好的40周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