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文学 > 其他小说 > 神秘复苏:嫣红异日 > 第五章 赵逸的诡异紫火
  此刻的整条人行道早已被浓厚的灰色光雾所笼罩,甚至还在循序渐进不断翻涌扩涨,犹如野蛮饥饿的滔天巨兽张开血盆大口,向远处所触碰到的一切事物统统吞噬殆尽。

  十分具有视觉冲击震撼感!

  奇怪的是,行走在宽敞街道的一些零散的人,却对此番诡异的景象仿佛视若无睹,不慌不忙的依旧照循攒动,自顾自的做着自己当前的事情。

  它们截然一副毫无半分知觉的样子,眼眸中未透露涌出对未知的灰色光雾感到新奇亦或惊异与畏怯。

  难道是对灰色光雾的出现已经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

  固然是不可能的。

  那是因为鬼域的鬼主(芷媛)如果不想显现出来的话,除非拥有看破或者入侵鬼域的能力,否则的话,一辈子也休想望见。

  灰色的鬼域内,白蒙蒙的阴晦天空源源不绝的飘落下指甲般大小的白色墙皮物质。

  无休无止境的,似乎永远都飘荡不完,以及内部由外隐隐还透露出一股末日绝望的气息。

  颇具一番厄难降至的象征。

  “叭滴叭滴~~~”,“叭滴叭滴~~~”

  厚重的灰雾响起一阵阵物体爬动的窸窣怪异声。

  声音整体交错乱章,但音律归一,从中聆听之下,不难分辩出这声音源头的数量很多,极其多。

  循声望去,灰雾中的手臂阴影遍布,异常悚然!

  鬼手们如同蜂巢一般不断从阴影轮廓当中显现出来,一时间莹光润滑的鬼手席卷鬼域各处,数量庞大的惊人!

  简直就是数之不尽。

  让人看了都目眩神迷,头昏欲裂,难免产生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群集的鬼手大军爬动速度异常迅猛,比之双腿奔跑都不慢半分。

  没一会,四周聚集的鬼手群就把赵毅围起包裹在内,他此时就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鬼手就成了一帮虎视眈眈凶残饥渴的狼群。

  伴随鬼手的汇聚,鬼域内的空气温度诡异的急转下降至有将近零下十多度,无比的阴冷森寒。

  不禁令人脊骨发凉。

  毫不夸张的说,要是有人踏进鬼手的范围,绝对不出几分钟之内就能将那人冻成一块冰冷的尸体。

  而身其险境包围之中的赵逸,感触是最深切,但他表面依旧伪作从容淡定,泰然居之,可后背被冷汗淋湿的迹象,已经出卖了他。

  表明了此刻的赵逸心中并不像表面般的平静。

  笑话,试问换做一个普通人面对数百成千的鬼手大军看能不能处之泰然的站在这一动不动的对视。

  估计鬼域内的灰雾景象都可以把普通人吓个抱头痛哭,叫爹喊娘的了。

  一般的驭鬼者大多对付成群的鬼手撑不了多久就得跪,毕竟它们有厉鬼复苏的隐患存在,用不了几次厉鬼的能力。

  赵逸同样不例外。

  很快,赵逸就发现了鬼手群的不对劲,直到目前,鬼手只是群体包围,速度也有所迟缓。

  “嗯?怎么回事,鬼手速度开始缓减,有些反常啊,是因为我没彻底满足厉鬼的杀人规律条件...不,绝对不可能,厉鬼由始至终的目标都是我啊。”

  “但是,现在想这些也不重要了,事出必有因,先顾好紧要解决摆脱眼前的险境。”

  赵逸脸色非常冷静又郑重,他恢复了以往面对厉鬼时的沉稳,纯白色的鬼眼死死注意着鬼手大军一步步紧逼而来的诡异动作。

  鬼手数量无法估计,大概不会少于三四位数字。

  可他的鬼眼带动着眼神总是情不自禁的飘向前方那道被浓厚灰色光雾所掩盖的女子曼妙身姿阴影轮廓。

  毋庸置疑了,灰雾内的女子阴影九成九是源头厉鬼,绝无可能是被误入卷进鬼域的普通女子。

  因为那道女鬼阴影带给鬼眼的危险与不安是最为强烈,鬼手群跟女鬼压根无法相提并论。

  两者对比之下,鬼手看似数量惊人特具危险性,可那只针对一般的驭鬼者而言。

  比伦危险性的话,女鬼无庸置疑高鬼手好几等,占比更甚,鬼手的恐怖程度与女鬼差距十分大。

  灵异级别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甚至鬼手群的灵异跟女鬼灵异衔接着紧密的联系,也就是说鬼手只是这女鬼的能力之一,属于灵异延伸出来的力量。

  如此也足以够证实阐明女鬼是一切源头的始作俑者。

  一码归一码,赵逸猜忌,女鬼整体能力绝不止分裂鬼手这一种,应当具备了其他诡异的能力,要不然是给不了鬼眼那么强烈的不安和躁动。

  当下,他暗暗防备留意鬼手突然爆起的同时,更是不会忘了警惕忌惮那源头女鬼,无时无刻都在严阵以待。

  “都被逼到这样了还能保持镇定,方寸不乱的,看来心性被厉鬼磨砺的不错,感情也丢失的差不多了吧,毕竟能利用朋友的性命来为你获取我的杀人规律,若让两个人知道了,自家老大早就买了他们,不晓得会有多心寒啊。”

  “可惜,你算错了,我的杀人规律就是没有规律,给你机会也不中用啊!”

  芷媛暗暗想着。

  她那充满死寂灰白,冰冷淡漠的目光紧盯着赵逸,见对方岿然不动,显而易见,明摆着是不愿意对自己贸然率先出手,选择了拖延时间的样子。

  打算隐忍待发,伺机而动?

  还是怂一下,苟活久一点?

  不过这些都干系不大,芷媛是没什么偏见,纵然的你出不出手无所谓,因为不论怎么做,你都将毫无胜算,最后...在无能的负隅顽抗之中悲怆凄凉的暴毙。

  当然,这赵逸也不是没得选。

  选择的只有两种死法,第一,被老娘干...啊呸,被小女子来一套华国组合硬邦邦塞撸三拳,耗到最后厉鬼复苏命终精尽倒地吐血而亡,亦或者我亲自蹂躏碾压的不得动弹,然后扣掉赵逸的鬼眼,送葬到地里万米深处安乐的死去。

  啧啧,对照一下,选择第二种死法好,走的体面一点。

  (以上开玩笑,小媛不可能这么恶,有读者肯定不喜欢小媛那么残忍黑暗的,主要我也学不会马大师...啥鞭来着,哦对,雷电...还是啥闪电五连鞭是吧,更不咋会描写热血拳击啥的,小媛的鬼手可不是叶师傅的诅咒拳,一拳一个小鬼,砍瓜切菜般容易,然而小媛的鬼手纯粹是打人重拳出击,打鬼唯唯诺诺的不行,打驭鬼者的话...有待实验!)

  回归正点,芷媛没给赵逸继续拖延下去的机会,意念一动,周围灰雾的鬼手们立刻躁动起来。

  几乎刹那间。

  鬼手大军便彪悍的一拥而上,贪婪似虎的跃起冲向着赵逸那孤立只身一人单薄的形骸争先恐后般的扑去,不带丝毫的迟疑。

  鬼手是受芷媛本身灵异源头的绝对掌控,永远不会反抗忤逆,忠诚的跟捍卫一样。

  半空之中,鬼手臂影绰绰,遮天蔽日一般,好似交织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黑色捕猎网。

  密集的鬼手形成的大网在半空投下漆黑广大的阴影,携带了不小的浩荡声势,浓重的灰色雾气与漂浮的墙皮都被吹挤的迅速下沉撇散开来。

  阴影投下的位置正是赵逸所处在地。

  霎时,迎面而来的压迫,赵逸的呼吸都停顿了半拍,有些喘不过气来,胸口一阵的窒息压抑沉闷。

  内脏器官之类的都开始捣鼓起来了,隐隐发裂作痛。

  “嘶...我擦,这鬼居然还能够把鬼手群这样玩的?”

  赵逸有些咂舌,心中想骂娘的同时又泛起些疑惑了,这...还是鬼么,不会人伪的吧?

  疑惑归疑惑,但他还是愿意相信鬼眼的感应判断,必定是不会出错,大概率自己此次遇到的这只厉鬼有点特殊。

  他如此脑补想着,可鬼手不会就此停滞,赵逸面色一变,挺直的腰杆竟遏止不住的下压。

  “不好...来了!”

  赵逸惨白的脸色格外凝重,却并未因此而恐惧就自乱阵脚。

  他的身形微微佝偻着矗立站在原地,仿佛背上担了千斤重的石头,细看背影之下,真的有点像是大限将至,行将就木的老头。

  没人仔细注意到的是,他右眼部位的纯白色鬼眼瞳孔中跳动的紫色火苗稍微摇曳,隐隐涨大茁壮了几分,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引致而躁动了一下。

  然则更瘆人诡异的是,紫色的火苗中毫无征兆的倒映出了一位被灰色物体遮掩的女子曼妙模糊身影轮廓。

  紫火倒映显现的女子身影赫然就是...芷媛!

  他果断的动用了某种无形的灵异能力!

  未给赵逸任何喘息反应思考的时机,鬼手群的袭击就彻底镇压了下来。

  死亡的幽暗阴影在赵逸强忍镇定的注视下渐渐放大,最后……

  “咚!”

  突兀的,鬼域响起一声震动。

  毫无疑问的,是鬼手袭击造成的声势。

  被众多数百成千的鬼手集群轰击下,赵逸就算钢铁做的身体都得被砸个稀巴烂。

  活下的希望渺茫呀。

  假使侥幸不死的话,也差不多要残废终身,落到最后与嗝屁没什么区别。

  只是倘若真被鬼手群砸下,那百分百不存在侥幸之类的了。

  除非有能力挡下,否则必死。

  纷乱震荡的余音响持续了一分多钟后,才徐徐平息了下去。

  然而,呈现在眼前的一幕,是成千只鬼手堆积成的一座小山之高。

  让人惊恐之余又心惊胆战!

  定眼一瞧,全是密集的女人莹光润滑的纤长手臂,凸显的非常不真切,因为鬼手实在太过诡异而又完美无瑕!

  不多时,白光一闪而过,芷媛的身影出现在了鬼手小山堆前,她眼神有些复杂,心中又有些疑惑,暗暗道:“居然如此不堪的么,我是不是不应该让鬼手们那么麻烦的压死他,其实仔细想想的话,掐死他也不错啊,简单粗暴,嗯,下次得改,一定不再搞的这么花里胡哨的方式来浪费时间,只是稍微有点小遗憾,连对方的厉鬼能力都未逼迫试探出来,失算了,不过等到时候自己同化驾驭也是一样。”

  蓦地,她身体轻微一抖,从思考中回过神,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样,目光闪过一丝困惑。

  “嗯?呵呵,让我看看压死了没有,希望你死透了,若敢没死的话我不介意再补上一下。”

  芷媛心中若有所思的想着,如画般好看的眉梢微微一皱,旋即又舒展开来。

  只是她的那双浅暗灰白的眸子愈发冰冷,一抹凶性转瞬即逝。

  芷媛没发现的是,她浅暗灰白的瞳孔中不知何时居然沾染着一丝丝紫色的物体在摇曳游动。

  仿佛有着独立的生命。

  若结合芷媛染上的紫色物体与赵逸瞳孔中的一苗紫火的话,不难发现双方的紫物大同小异,颜色如出一辙。

  这是赵逸对芷媛施展了紫火的灵异?

  仔细观察,二者相差的不过是紫火的体积大小不一,其余别无二致。

  诡异的是,芷媛并未发现本身异样,她缓步漂浮走到被鬼手堆积的小山前,意念一动,那密密麻麻的鬼手忽然变得非常暗淡,迅速灰白起来,最后直至泯灭。

  好似压根就没出现过一样。

  没了芷媛本体灵异力量的来源支撑,鬼手自然而然的就消失了。

  鬼手消失后,让人出乎意料诡异的是,里面压根就没有预想的鲜血淋漓,残肢断臂的恐怖景象。

  反而是连一根赵逸的毛都见不着,更不用说是人了。

  从鬼手袭击赵逸那的一刻起,他就好似完全消失在这片灰色的鬼域世界了。

  可事实真的如此吗?

  答案,是否定的。

  赵逸确实是在芷媛眼皮子底下逃了,但芷媛敢十分笃定,现在抱头鼠窜躲起来的赵逸定然是无论如何都走不出自己的鬼域,这是无可争议的。

  毕竟要是能走的话,赵逸早就撒腿就溜了,干嘛来去卖陈斌与田浩两人呢?

  结果赵逸也是有够衰的。

  害人不成反害己,以至于玩火自焚,苦逼倒霉的被芷媛找上门,查了水表,耗费了厉鬼的能力才逃之夭夭了。

  白白加重了复苏的风险。

  简直是自取其祸,肉没吃到还反惹一身骚。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芷媛所关心的事。

  她目不斜视的看着原先赵逸所在的位置,脸色异常寒冷淡漠,看不出丝毫喜怒怨色。

  一时间,气氛变得异常压抑,死气沉沉的。

  没多久,寂静的气氛被鬼嫁衣打破了。

  芷媛穿着的妖异血红的裙摆竟无风自舞起来,浑身散发的阴冷刺骨的气息正在慢慢加剧深重,无比森寒,比之前一刻鬼手群聚集逸散的阴冷感都要有过之而无不及。

  “呵呵,嗯...有意思,玩躲猫猫的死亡游戏么,很久很久没跟人玩过了,有点生锈了啊。”

  芷媛嘴角不自然的上扬,冷眸有些迷离恍惚,感受来自前世的记忆,可惜,此刻显得有些模糊了。

  轻轻摇了摇头,摒弃了杂念,重归冰冷的眼神:“消失的那个驭鬼者也算不错,被我逼出了一种能力了,可以无声无息之间的逃掉,莫不是那只厉鬼的白色眼睛拥有瞬移能力,但也不对劲啊!”

  “在我鬼域内瞬移,我怎么会感知...”

  芷媛停止了思考,她感应了一番鬼域内之后,黛眉不由的微微一皱:“那只眼睛拥有扰乱厉鬼对鬼域的感知么,但我却又能真实感应到其他普通人的存在,仅仅局限我一人么?结合之前那两名青年人的怪异对空气说话,应该也是被影响了。”

  芷媛想到了那两明青年神态的异状,不论是一开始白衣男子对看不见的空气说话,或墨绿衣男子用手指着前面同样空气说着种种之类。

  无处不透露出诡异。

  芷媛看不见之前两人眼中前方有什么逸哥的影子,相反,在她眼中,前面啥也没有,空荡荡的,厉鬼自身的本能也感应不到。

  估摸着,也就只有那两人可以见着,他们是被赵逸动用某种的灵异影响,等同于外界人的眼中无法看见,但他们两人的视线就不同了。

  “那么就是说?我感知也被影响了,现在又无法分清那驭鬼者的位置,就只能等待这影响我的灵异正常消散了,然后再行动?”

  她的感知的的确确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不知怎么就是不能再次感应到那名驭鬼者精准的位置。

  不过,这灵异影响肯定有一定时限,仅凭赵逸那半吊子不可能无限支撑得了。

  至于等?不是芷媛的作风。

  她考虑了没一会后,立刻就做出决定,转身毫不留恋缓步漂浮走动,徒然身上白光一闪,她离开了这里。

  躲猫猫的死亡游戏,开始了。

  ………………

  这一章有点水了,没一开始的灵感,不过,我想应该写的后一点会好看一点点吧。

  哦,对了,小媛不会无脑削弱主角的实力的,各位请放心,是什么样的实力,打什么样的鬼。

  提前声明,鬼嫁衣自身缺少了很多鬼血之类的拼图,现阶段金莲最高是开到两朵层次。(算做一波小削弱了。前面故意没写,嘿嘿~)

  好了,睡觉觉,晚安各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