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文学 > 其他小说 > 神秘复苏:嫣红异日 > 第十一章 老宅之中的鬼潮
  夜晚的月光稀稀疏疏,朦胧恍惚的映射照在了一栋几乎全面都是采用了黑青色石砖建筑而成的民国老式大宅。

  像这种非常落后的民国黑青石砖建造而成的样式老旧宅子,如若想在大西市这座城市来搜寻此类相似大宅的话,估计寥寥无几,多半找到了也够呛。

  通常往外只有在一些山区和县城偏远荒废的村庄才有可能亲眼目睹那么一两座久无人居的古宅。

  此时小道旁的这栋凭空坐落的大宅,它的鲜艳红色大门是朝外敞开的状态,门内里则是漆黑昏暗一片,格外压抑,伸手不见五指,月光都无法渗透进去,宛如通往接连了某个未知的地狱入口,永无边际!

  貌似却更像一张无底深渊般的大嘴,充满了择人而噬的气息。

  单单一扇古宅的大门就颇具一副厄难不详的征兆,目望生畏。

  它像是用别类物种的鲜血浇灌油刷而造成,单从外表来看,就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怪诞与邪性感。

  心中本能会冒有想要离这栋民国大宅敬而远之的冲动。

  不仅仅是因为害怕这扇大门被油刷的鲜艳似血的特性缘故,主要是个活人哪怕站在原地观望门内里黑压压的景象就会产生一种对未知的诡异抱以禁忌的恐惧。

  明眼人都能瞧出来,这整栋大宅不协调的衬托看着就不对劲啊。

  况且那在外边隔着两米之远的还诡异漂浮悬空着一堆犹如积木一般的女人残肢碎身。

  好似被什么人给硬生生的撕扯拆卸掉了。

  手段煞是残忍无比!

  提心设想之下,不禁胆寒惊惧至极!

  分散在成堆的残肢当中,要说最完整的部位应该就属于那颗怵目惊心没有五官的女性轮廓头颅了。

  脸面上一片诡异出奇的平坦,没有眼睛,鼻子,和嘴巴。

  在稀疏的月光下照耀,显得极为特别夺目。

  在无相女鬼承受了老人未知的灵异袭击,导致身体受到难以逆转恢复的重创,很明显,这本该铁板钉钉就此落幕的情节,仍然却还未完全结束。

  没多过久之后。

  离奇不解的现象已然在被肢解成数份的无相女鬼身上又发生了。

  抬头一望而明,入眼是一堆悬空漂浮的碎肢残身,只是这时候,它们却有大部分正在缓慢变得透明。

  没过多久,半空中几只半截残臂与双腿又开始毫无征兆的化淡模糊起来,而后瞬间,就不可思议的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磨泯灭的无影无踪。

  这一幕,既惊悚而又奇异。

  紧随着又是余下另外一只只残缺不全的厉鬼关节开始如法炮制般的步入了前者的后尘。

  无相女鬼的身体在消失的中途未曾有发生过任何异变,甚至没有半分要反抗的迹象。

  毫无悬念的被一股肉眼难见的灵异能力抹除了,化为乌有。

  这种蛮横无理的灵异能力,只可用无与伦比和恐怖如斯来简言的形容!

  当然,厉鬼是杀不死的,看似很强,颇有震慑力,实则这些残缺的厉鬼碎身多半被放逐到了某处灵异空间当中流荡。

  若想要入侵回到现实世界,等同于难如登天了。

  因为这些厉鬼整体被削的惨不忍睹,恐怖程度大降直下,灵异分散弱的可怜,除非运气好,转移到彼此相同的位置,重新再次结合成一个主体。

  方才有渺茫的机会反入侵回到现实中世界。

  唰!

  同一时间,那颗仅剩诡异的无相女鬼头颅却没有为此消失,反而呼啸一声,直袭飞进了门内那宛如深渊般的漆黑大口里面。

  速度很快,非常快,使人下意识无法目视。

  女鬼头颅的异动,说不出来的诡谲,似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操控着,不能自己的吸进未知的民国大宅内里去了。

  按照对比来说,女鬼的头颅不应当同样会被看不见的灵异抹除消逝掉的么?

  毕竟单轮无相女鬼自身的恐怖程度而言,从一开始有目的靠近大宅就被宅里隐匿的未知老人完全无情碾压着的表现来看的话,显然二者之中,女鬼与老人差距太大,更不用说是刚刚还缺失了重要的鬼躯体拼图,只剩下了一颗残缺的鬼脑袋。

  如此苛刻的条件下,该拿什么资本去跟老人斗呢?

  答案不用猜,压根拼不过。

  独留女鬼单个头颅被吸引进大门内,身体却离奇分散消失,这其中的关键做法必然是有着什么特殊的含义。

  咚~

  在女鬼头颅飘进门内黑暗的一刹那,鲜红敞开的大门也自主的迅速关闭合拢了,再次重归恢复了以往平常的寂静。

  唯独,这栋突兀出现的大宅。

  民国大宅内。

  穿过漆黑压抑的前门,进入踏足的一刻,首先映入眼帘的的是后院两人高的围墙。

  通过右边不大的民国时期封闭式的前房来看,四周环境显得格外寂静,萧条,但并不荒芜,亦或幽黑昏暗,因为每隔半面墙全挂着一盏盏生锈的油灯,灯芯散发着微弱的火光。

  光芒虽不强烈,但勉强是能做到用眼睛来识别隐蔽物,不至于让人晚上黑灯瞎火中乱摸滚爬。

  前院的一切置办也就除了油灯比较奢侈多挂了点和生锈之外,无疑是很正常。

  可若拆开一盏油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它们的灯芯比普通油灯有些不寻常。

  从外观来看,它散发火光的颜色昏黄又带白,光芒较弱之外,也毫无半分违和感。

  如若是从油灯内部来仔细观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团火光中居然隐隐掺杂着诡异的金色,色泽浓纯无杂,在微热的烘烤中安生盘踞。

  至于后院,与前院相比,周围更加的冷清黑暗些,隐隐还徘徊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阴冷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四处的墙壁和门顶同样挂了一盏盏生锈的油灯,借助了油灯,还是起到驱散了些黑暗的作用,使人的眼睛同样能在此处牵强一点,没有什么视线大碍。

  并且后院的房屋建设的也不多不少,整体对面立体算得上平衡,不会倒向偏倚。

  唯一的缺点是后园内的围墙与前院分外岔开,像是有意隔开了一段小距离,避免接触,十分难以理解老宅主人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想法。

  是因为地段偏移导致的问题?

  或者隔开一段,就是好用来供人便行?

  老人这么做的真实意义却无从得知获晓,叫人琢磨不透,又非常耐人寻味。

  在后院中央位置处,建有着一幢最为高大古怪特殊的老旧式房屋住宅。

  凭借着一盏盏油灯的光亮,能发现坐落的房屋有三楼那么高,整体砌墙的石砖颜色偏青斑驳,陈旧腐朽,似乎留存已经有很长一段不短的时间,早已被沉淀的岁月无情徐徐的消磨,自身平添了一股荒芜萧瑟的气息。

  而这栋老旧卓殊的住宅诡异突出的地方是居住的房间出奇的多。

  在一条直径的长廊上,几乎走个一两步,就能看见左右两边都有一扇紧闭木质的鲜红色房门,仿佛是人用红色的油漆粉刷而成。

  与古宅前院的大门颜色如出一辙,毫无差别,嗅之无色无味,全是没有安置门把手。

  但自始至终给人的第一感官是一种妖异邪性,厄难不详,完全没半分新颖别致。

  不止如此,长廊每一间的红色房门上面全刻有一行散发着微弱金色光芒的数字编号。

  从第一间房门标号开始,它代表着是一,之后是二三四的房间数字分化有序的排列,一样的陈设。

  然而,疑惑的是这每一间房门内又都会住着什么样的人?

  难道是普通人居住儿地方?

  也许是吧。

  不过,在那之后,你越是深入过道探寻里面,便越发觉得心惊胆跳。

  因为走廊过道左右的红色房门简直是数之不尽,看的人眼花缭乱。

  在深入这条走廊的那一刻,不论你如何走,好似都无法看到久远的尽头,永无边际的前方直指昏暗压抑的一抹黑暗。

  恐怕当你甚至反过头来,最后才会发觉到自己早就迷失困在了里面。

  坐以待毙活活等死就是你迷失的残酷结局。

  “咳...咳!”

  突兀的,后院一间封闭式的房屋中,传来了一声虚弱的老人咳嗽声。

  循声而去。

  是一位头发银白,满脸皱纹老人斑,身上的皮肤松弛堆叠,以至于还长着一块块紫红色尸斑,穿着一身民国时期风格打扮的中山装老人。

  不过,老人目前的状态极差,已然是吸气少,呼气多,枯瘦的胸膛起伏升沉,气息尤为不稳,宛如行将就木大限将至,即将要躺板板的死人。

  说是死人也相差不多,因为老人确实要躺了,他现在就正靠坐在一口红色的棺材内支撑着孱弱的身子,单单从老人脸色憔悴虚弱的模样来看,随时一睡不起的也不足为奇。

  “呵...咳咳,我最终的使命也马上要燃尽枯竭,止步于此,这栋老宅距离失控也差不多了,正好,也圆了我当年的意。”

  老人喃喃低语道。

  他话中语气带着释然,可又掺杂着遗憾在其中。

  莫非是老人即将要寿终正寝,没了老人的压制会致使古宅的平衡被打破,所以觉得遗憾?

  很快答案就揭晓了。

  坐在棺中沉默了一会,老人动了,他缓轻的抬起了暗褐色皮包骨般的可怖手臂,在手指中还夹拿捏着一张长方形的旧式黑白色照片。

  透过照片上,清晰明见的是一位站在前堂的美艳女子,她五官容貌完美精致无瑕到极点,黛眉如画,眼如点睛,一双细腻纤长的玉手毫无错综条理皱纹,隔着灰白照片也能瞧出这手的完美,而且还涂抹了未知色的指甲油。

  她对着拍摄镜头嫣然一笑,眼神流露着灵巧伶俐,以及一抹隐藏的冰冷,全身穿着一袭民国时期最热潮的旗袍,将那婀娜丰腴的身姿衬托的饱满挺拔,诱人无限。

  乍一看,女子总体给人的第一感观就是美,格外美的动人,好不现实,只是又挑不出丝毫毛病,她姿态堪称芳华绝代都完全不为过。

  玉容之颜更是能令无数女子自惭形秽,黯然销魂。

  仿佛就是仙美女子从画卷脱落出来的工艺品。

  高贵,典雅,雍容类别的赞美之称都能用来形容这位完美无瑕的女子。

  老人枯瘦的手指拿着美丽女子的照片,微微撑开沉重的眼皮,露出了眼中一丝缝,目视着这张照片惋惜道:“唉,很遗...憾吧,当年我的能力是不如你,在驭鬼道路上的差距同样是被你...咳,被你甩在了后面,只能远远仰望目视着你一步步走向顶端,踏上巨头的位置,余后闻之一批批驭鬼人们的流言,全是对你感到的敬畏与恐惧,一时之间你名声远播,风光无两,锋芒锐利,可惜,虽不贪恋这些虚无的名势美誉,但却一心想要在一条崎岖不平的路途前行追求走向的更加遥远,好改变未来鬼与人的现状大势,呵呵,你看看如今改变了么?反之你到头来是失败的多么彻底,一下子从万米高空不断坠落,而后一跌栽倒不起,永远只活在了那个时代的前尘...年昔。”

  说到这老人的满脸皱纹的僵硬脸庞抽动了一下,随后他唇角纹勾出了一抹缅怀的笑:“相反,我却活到了当今现在,羡慕吧,当年定下的一场赌局随着你的死亡,也算是我赢吧,呵呵,终于赢了你一次啊!”

  一幕幕的往事,犹如走马灯花一般映入播发在老人的脑海,死亡之际,他回忆想到了很多陈年旧事的种种。

  庞大的记忆,犹如用刀子深刻印记在了脑海,挥之不去,铭记于骨,难以磨灭。

  “你我旧时的道路...虽以走尽终末,不过,沿途洒下的热血会滋润换来新一代脱颖而出的良苗,相信它们会慢慢吸取不易的艰辛转化为泔水用于补润自身,茁壮成长,直到某一天,屹立站在了许多老一辈都无法达到的至高顶点,到时候就得由它们去延续扛起肩膀上的重任,赶赴扫荡平定天下的一切污浊恶世,如此也算是完成了你我之间初始的...夙愿!”

  “咳...咳!”

  说完这整段话,老人的虚弱的咳嗽了几下,双目已经慢慢开始有些空洞无神.,脑海却仍然停留在回味着往昔。

  片刻后,不大的房屋响起一道轻微声响。

  咚!

  是老人发出的,只见他硬生生遏止了回想,缓缓合上了万般沉重树皮般的眼皮,闭上了眼睛留有的一丝缝隙,紧接着,他身子直直的倒下躺进了红色的棺材。

  坠下的前一刻,老人脸上是轻松解放,如释重负般的得意笑容,他干枯的手掌中依然死死紧握着照片,分毫不松。

  一旁掉落在地的红色棺材板,突然自主凭空悬浮起来,向着老人躺进打开的棺口闭合飞去,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操控着棺材板的行动。

  没多久,棺材板就严丝合缝的盖合上了,也表明了里面的老人他寿命枯寂凋零,归于了亡故。

  即使此刻未陨,可也是时日无多。

  (小媛终于把老人草草随意的写死了,早知道就不编这么多了,前面好难看,我删删改改了好多次啊,烦死我了,我想疯了,唉,在继续加把力吧。)

  然而,老人死后的三分多钟。

  前院与后院一盏盏挂满的油灯闪烁明灭了几下,当灯芯的火光摇曳渐渐恢复了正常时,昏黄发白的火光竟然皆是转化成了浓纯金色的光亮。

  刹那间。

  四周的一盏盏金芒结合升起,一瞬间丈丈光辉就彻底照亮驱散了整栋大宅隐匿围聚的黑暗,从未有过那么一刻,让人由心生感这光芒的神圣纯洁,它们像是在给民国老人临终前的哀莫送终。

  表达给予了死者最高的尊重。

  恰又好似带着某种特殊做法?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大宅外面上空来看里面情景的话,整栋民国老宅依旧漆黑压抑,伸手不见五指,分毫不见有金色光亮投射周遭的迹象。

  与大宅内相比,夜晚的小道是格外寂静冷清无声,自从无相女鬼被未知的灵异袭击抹除,头颅送进了古宅之中后。

  晚风不在徘徊阴冷森寒,随之而来的是清凉,舒爽。

  足以可见,一切怪异的苗头,统统是恢复了正常。

  那为何老宅的金色光亮却不能显现照明在外面漆黑的小道呢?

  是老人特意避嫌,使用某种无法理解的灵异隔绝开来的?

  刺眼夺目的耀眼金光持续了整整十多分钟才逐渐缩小淡化散灭。

  墙面一盏盏挂满的油灯也不可避免的熄灭了,甚至就连普通的灯芯火苗都无法持续点燃,与金光一齐耗尽于此。

  金光一退去,恐怖也降临了!

  骤然间,四处的黑暗重新再次席卷涌袭归巢!

  差别的是,这股黑暗比之前更加浓郁厚重,隐隐夹杂着一股阴冷诡异的气息飘荡,徘徊于后院中久久不散。

  如果说之前老宅的黑,只是单纯的比夜晚寻常暗淡一些,并不为奇。

  那么这次无源之根的磅礴黑暗就是一种能吞没一切的灵异物质!

  呜呜~~~

  后院中央的位置,坐落的一栋住宅长廊走道内凭空突兀刮起一阵阵刺骨阴森的寒风接连回荡,悠远的风声余音就像一群三岁小孩子边跑边发出凄惨尖锐的哭泣回振在这片无边际的阴晦过道。

  细细聆听之下,这比拟小孩凄凉的哭声简直悚然逆耳,不禁令人全身毛骨悚然,胆寒惊惧。

  里面漆黑一团,暗无天日,唯独能清晰分辨每扇鲜红色房门上的数字编号散发的微弱金色荧光。

  但也仅此而已,房门亮起的微光无论如何都未能顺利奏效的延伸影响此处走道充斥的诡异黑暗。

  “吱...嘎!”

  蓦地,死寂的长廊中,一连串刺耳沉闷的物体推擦木板声回荡。

  声源来自标明着一号居住的红色房门。

  打开了!

  一丝丝昏黄的光线从缝隙中渗透了出来,可接触到门外浓郁的黑暗时,便戛然而止,迅速的缩反回收到了门框的位置。

  光线被这股漆黑诡异的物质逼退了。

  无法穿透照射而出。

  “咔...咔嚓!”

  黑暗中,有某种物品破碎分裂的声响若隐若现,细听不清,无法分辨真假幻听。

  “沙...沙沙...嗤嗤!”

  徒然,一号的房门里传来一道怪异不稳定的信号频率电流音。

  似乎接触不良的表现。

  陆续维持了一分钟,这古怪的电流声加剧增大,愈演愈烈,减少了许多沙沙的杂音,正在开始逐步恢复了正常。

  “沙沙...沙嗤,嘿...嘿嘿,他...终于...终于...死了!”

  “嘿嘿...嘿,太...太好了,他终于死了,我们要...出来了!”

  “嘿嘿嘿,我们要...出来!”

  一号房的红色大门徐徐的被推开了,继而发出惊悚沙哑低沉的诡异男女混合笑声,从起初话语的断断续续到了后半句直接一气呵成,持之以恒。

  顷刻间。

  渗人诡谲的男女混合笑声说过的话语直径穿透了一股股厚重压抑的黑暗,余音不绝一往无前的绵延流伸飘向了过道那片阴冷漆暗的深处很远很远!

  一号房内,那让人胆寒发竖的骇人声音再重复了几句话后,感觉是因为没人回答无趣,便默默自主的归于沉寂静谧。

  尽管声音确实是不响了,但那扇房间关着它鲜红色的门却彻底的被打开了!

  不住是一号的门打开,其余不远处的各个房间鲜红色的门都有所异动。

  “吱...嘎!”

  “吱...嘎!”

  “吱嘎……”

  黑暗的走道内,回荡不绝的刺耳声音接踵而至的响起,入神细听的话,还隐隐掺和着某类物品若有若无的破碎分裂声。

  循声而去,是三号,四号,六号,十八号……房间的门,全部一一打开了,昏黄强烈的光线从内照射而出,消磨着靠近的黑暗。

  不知不觉间,周围原本就阴冷的空气骤然变得非常格外的寒冷,是一种难以表达,不可言状描述。

  总而言之,这股冰冷是无以复加,直冲冻僵人们灵魂的程度。

  一时之间,就连整个长廊近处过道的浓浓黑暗都得隐其锋芒,犹如潮水般的淡化逼退了下去,完全遏制不住的被打开门内众多逸散出来的无形灵异压迫影响到了。

  “啪叽~”

  一只发青带紫不具常人肌肤体温的小手快准有力的抠抓在了六号房门框的左侧。

  迅速的,六号房内又是一只相同肌肤色泽的小手死死扣在了右边门框。

  随后,一个满脸天真稚嫩,面部发青不似正常人的三岁小孩模样头颅探了出来。

  额头前还点着一抹血红色的朱砂豆印。

  小孩转动僵硬的转着头,露出了那一对比正常人眼瞳都要漆黑的大眼珠,可眼神中异常冰冷空洞,死寂且不沾有一丝活人的情感与神采。

  这小孩是一只厉鬼!

  鬼小孩微微张着发紫的小嘴,想说却又说不出丝毫话来,有些秃头的小脑袋在好奇的东张西望,左顾右盼,疑惑着这里是什么地方?

  踏踏,踏踏。

  不多时一阵凌乱密集的沉重脚步声从鬼小孩后背响起,放眼望去,只见远处略显昏暗的走道中,由远及近的浮现出了十多道诡异恐怖的人形阴影轮廓。

  然而没完,深远的背后又有一批批十多位的形形色色怪异的人影轮廓朝前机械式般的方式走来,稍微一瞧,不禁令人堪忧发指,胆战心惊,因为它们之中有高有瘦,有矮有胖,甚至骇然不已的是连断头丢身,缺胳膊少腿都有。

  大多数统统是残缺不全的各色种类。

  无法再去用科学常识来解答,因为它们丢失了特殊关节部位却还能行动游走,已经超出了人类认知的范畴。

  毋庸赘言,阴影中那一帮千奇百怪的绝无可能是正常人,而是...厉鬼!

  岂不是说,这每一排排红色的房间里全居住着一只只恐怖的厉鬼?

  真的是细思极恐,头皮发麻!

  群鬼的逼近,使得四周空气逸散出了多钟不同的腐烂尸臭腥气味,如此数臭的结合产生的十分浓烈强厚,久久飘荡在走道内,异常恶心难闻,嗅之欲欧。

  乃至阴冷森寒的气息同样加剧更甚,这是多数种厉鬼散发的无形灵异致使的冰冷,相当毫不夸张来说,若有人站在此处,简直可以活生生将那人冻死。

  老人一死,平衡被破,现在后院中央这座聚鬼宴的老宅无比般的热闹非凡,早已化为厉鬼才能走动的人行道。

  不止如此。

  前院中,那右边冷清萧条的民国时期封闭式的房屋也开始发生了某种恐怖的异动。

  “咔...咔......砰!”

  大门损破的震响回荡,在这片寂静的周围尤为清晰耳目。

  声源来自民国封闭式房屋,但是,此刻的大门却被...打破了,成了几块破烂腐朽的木板。

  空气一下就肃清死寂了下来。

  可没一会儿,一缕缕漆黑阴暗的光芒直冲出大门内,往外射投向了夜晚的天空,紧接着,地面毫无预兆的开始源源不断渗出大量诡异浓稠的黑色液体,围聚在了民国时期封闭的房屋。

  踏,踏踏!

  突兀的。

  一道有将近三米多高的黑影轮廓从封闭房屋的破碎大门浮现,它有些僵硬的迈动着阵阵沉闷压抑的脚步走了出去,丝毫不犹豫。

  霎时。

  天空的漆黑阴暗光芒与地面的浓稠黑色液体随着高大黑影走动的步伐,同一时间两者全有了躁动。

  一瞬间。

  上空那一缕缕漆黑阴暗的光芒正在不断张大扩散开来,有目标的延伸向着后院前方的位置席卷吞没了过去,而地面围聚着黑色的浓稠液体也源源不断供给的渗透增加,极速蔓延侵蚀了过去。

  彼此目的一致!

  ………………

  书友们将就着勉强当小白弱智文看吧,小媛真不知道该怎么写了,唉,遇到了困境啊,越修改越烂,压根不是我想要写的小高潮,可我真的就跟写不出来了一样,,好想哭!

  主要是我这文笔越来越糟糕了,就跟小孩子写的别无二致。

  昨天写删删改改真的的把小媛我气红了眼了,所以没发,抱歉。

  不说了,熬夜累死我了,明天还要上班,心累,累啊。

  老话,睡觉,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