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文学 > 其他小说 > 神秘复苏:嫣红异日 > 第十二章 鬼影来袭
  民国老旧的大宅内。

  镇守此地的老人寿终一死,离奇诡谲的恐怖场景频频发生。

  现在整个后院的环境中,无时无刻都流溢徘徊着一股股无比阴森诡异寒冷的气息。

  置身其中,触感到的是一种说不明道不清无法言喻的冰冷。

  硬要表达描述的话。

  冷的仿佛能直袭贯彻冻僵人的身心与灵魂。

  非常令人悚然胆寒,惊惧不已。

  踏,踏踏。

  后院内,一栋整体偏青斑驳,陈旧腐朽,有将近三楼高的老旧式房屋住宅长廊内,昏暗的视线中浮现了一道三岁小孩的身影。

  只见小孩赤着发青带紫的小脚丫离开了六号房间,直径向着长廊出口外走去。

  鬼小孩想要离开这里!

  不仅仅是鬼小孩,就连他背后不远处黑压压的一片众多行尸走肉的恐怖厉鬼同样也是如此。

  全都有本能目的的脱离了鲜红色房间的束缚,朝着外面后院迈步前行。

  踏出的过程。

  不到三十几秒钟,鬼小孩裸露的身形样貌便显露而出,无疑是率先第一个走出了这栋老旧式的房屋长廊口。

  出来的那一刻,他先是愣在原地几秒,而后奇怪的抖动了几下孱弱矮小的身子,犹如想感知亦或在释放什么灵异能力?

  但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发生,只是他周边冰冷的温度无知无觉间下降了几好几十度,有些森寒刺骨。

  余下一切依旧如常。

  但严格准确来说。

  鬼小孩失败了。

  这整栋民国老宅就像存有某种未知的规则在徐徐遵循运作,默默干扰限制着鬼小孩。

  使其未能彻底的全面开展灵异力量。

  成功未果后,鬼小孩迟钝的眨了眨眼睛,弱小的身板停止了继续抖动,大概是放弃了这些不实际无意义的本能举止。

  随即的,他微微转动着脑袋,开始左顾右盼起来,露出了一双漆黑死寂漠冷的瞳孔,眼神中不带有一丝活人的情感与神采。

  鬼小孩撑大着天真稚拙的眼睛在肆无忌惮举目四望扫视着周围有些乌黑森然的后院环境,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

  可当它的目光落在了院内另一栋萧条冷清古旧的西厢房时,竟是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随后硬生生的转过僵硬的头颅不敢再去目视打量那屋门一眼。

  很奇怪,按理说,厉鬼是不会拥有害怕之类的正常人情绪,因为它们本身就是一个冰冷无情,无知无觉,无感无想只会遵循规律本能行动的死人。

  那为什么鬼小孩会一反常态,惧怕不已?

  而且,他畏惧的房屋,赫然正是老人死后躺进红色棺材中遗放尸体的所在安息地!

  要知道,哪怕就是老人寿终正寝,可他死后,遗体却没有一点厉鬼复苏破棺离出的征兆。

  恐怕,冥冥之中,与那口承载老人的红色棺材有着不小的干系牵扯。

  然而没过多久,陆陆续续人头攒动的又有了几位零散诡异的身影从那条无边际的长廊口走了出来,一下子就给萧瑟空旷的后院增添了不少热流。

  毋庸置疑,这些并不是想象中游荡观赏的普通人,它们全都是一只只浑身或溃烂阴冷,死气沉沉残缺不一的厉鬼!

  而且稍后,它们统统目的一致的迈动僵硬机械化般的步伐朝着前院中间相隔的大门络续前行。

  原地,只留有赤裸身子的鬼小孩依旧紧闭着眼睛,孤零零的伫立呆滞站在了长廊出口近前,扭着头,安安静静,一动不动。

  截止目前为止,他都未能从前刻目光胆大肆意,后秒视见老人善终的厢房影响震慑后缓过劲儿来。

  鬼小孩本能的无意之举,却造成了此刻短时间无法动弹的不幸。

  呜呼~~~

  蓦地,一阵好似女子悲怆哭泣的无源风声忽远忽近的飘响回振在院内。

  紧接着,就看见一抹浅淡晦暗被压缩成细小的光束从长廊过道深远处半空中疾速投射袭来。

  速度快的简直就像一条阴森暗沉的毒蛇,不禁让人发指讶异。

  不一会的时间,就已经将快要冲脱出这条无边际的过道。

  惊骇不解的是。

  途径但凡遇到了前方徘徊阻碍的厉鬼时,竟不闪不避,直接诡异无视的穿透了它们的身体部位,速度更是递增不减一往无前窜越出了整条敞开不一的鲜红住房长廊。

  如果有明眼人资历深的驭鬼者在的话,就可以瞧出这抹古怪晦暗光亮的端倪。

  鬼域!

  另一种比较独特的鬼域,它们是一片介乎于现实与虚幻之间的灵异空间,能肆意的扭曲现实,无视距离,或制造假象迷惑,只有鬼域拥有者认为是真的东西,才是真实的。

  迄今为止,很多科学常识认知都无法分析确定鬼域的诞生到底是何种方式的能量实质或虚幻概念体!

  无法再去用常理观念来描述证实。

  然则,就在以为这道被压缩成直线的鬼域能畅通无阻的在外院内自由扩散时。

  异变突生了。

  浅淡晦暗的鬼域在刚伸展接触到外面昏沉压抑环境的瞬间。

  不稳定的消闪即逝了一下,隐隐有了崩溃涣然冰释的苗头。

  砰!

  一声沉重的的物体击中声响起。

  之前还无实质无障碍穿梭的鬼域像是被排斥阻隔显现了一样,居然不可思议的停滞撞击在了长廊口近前那一道双眼紧闭,矗立不动毫无防备的鬼小孩后脑袋上。

  半空中。

  望眼依稀可见鬼小孩孱弱娇小的身体连连直投翻转不休的划影,速度快的一下子就超越过了下方众多厉鬼形色不一的身影。

  场面一度有点滑稽。

  飞了片刻。

  余力才减缓中止下来,鬼小孩便直直无力头朝下脚朝上的下坠跌落砸在石板地面,连带着滚擦了好几圈,但却刚好停爬在了前院相隔的大门前。

  换普通人的话,估计不残也要掉几层皮断几根骨头。

  另一边。

  长廊出口处。

  误伤了鬼小孩的鬼域早已悄无声息消失的一干二净,荡然无存。

  好似之前一幕压根就没有出现过。

  事实真是如此吗?

  不。

  鬼域确实消失了,但原先的位置不知何时却诡异的出现了一位穿着一袭简陋素朴黑色长裙打扮的女子身姿轮廓。

  令人毛骨悚然的是。

  女子暴露的颈部血骨肉上一片出奇的平坦,犹如被一柄锋利的刀械活生生的削掉了脑袋!

  她两条臂膀与赤足的脚裸齐齐如出一撤的发黑腐烂,干瘪露骨,以至于使得空气中,时不时会逸散一股令人作呕浓烈的恶臭气味。

  宛如死了好几个月被埋的尸体从坟地中爬出所散发出来的一样。

  在她右手中,撑着一把陈旧斑驳类似民国时期的木质遮阳伞。

  造型没有多么独特亮眼,别具一格,反之粗糙不精,平平无奇。

  打造的这把伞的原主更像是随手为之。

  踏,踏踏。

  沉默了一会,穿着黑色长裙的无头女鬼开始动了。

  目的同样是前院相隔开的那扇大门。

  她赤足迈着僵硬机械化的步子走来,浑身死气深沉,冰冷万分,不似活人该有的正常体温神态。

  并且略微细致看的话,会发现她表外冒着若隐若现晦暗阴冷的光亮,和之前走道投射的鬼域光束简直一模一样!

  由于老宅视线问题,导致不是很清晰真切,可也不至于太难于辨别两者的相似,同样间接也可以证明了这鬼域的源头始作俑者是无头女鬼。

  随着她离开长廊口,每走跨出一步,自身散发的诡异光芒便黯淡无光一分,渐渐形成了溃散的趋势。

  在踏出不到三步。

  无头女鬼的鬼域已经完全无法再使用,被老宅某种遵循的强大灵异压制死死的。

  连带着回振在后院悚然无比的怪异风声都渐息平定。

  与此同时。

  被撞飞躺在石板地面一动不动的鬼小孩也突然睁开了一双死寂冰冷的大眼睛,从影响之中逐渐恢复了过来。

  咔...咔咔!

  两只被严重摔断错位的发青带紫恐怖的小手响起一连串尖锐刺耳的骨头扭转声。

  他手臂的皮肉在接连鼓动,内部的骨头在交接拼连。

  很快。

  刺人耳膜的声音止息了。

  鬼小孩被撞断裂的身体全部自主修复完整了,他支起了瘦弱的身板,缓缓转过头,冰冷无神的瞳孔中无视了不远处众群的厉鬼,死死注视它们背后一道穿着一袭简陋素朴黑色长裙打扮,手中还握着一把木质遮阳伞的人影。

  无头女鬼!

  她在接触到鬼小孩的那一刻,就触发了鬼小孩本能的杀人规律。

  但鬼小孩没注意的是,在他转头的刹那,他背后大门墙面竟然源源不断渗透出大量诡异浓稠的黑色液体围聚流动蔓延侵蚀着地面。

  仰头一望,甚至就连天空中那一缕缕漆黑阴暗凝结的光芒也迟迟来到,不断往四面八方扩散延伸。

  两种不同的鬼域!

  下一刻。

  一道浑身阴暗死气凛然,将近有三米之高的巨大人形黑影无视穿透了墙面阻碍跨着阵阵压抑沉闷的脚步停滞堵在了门前。

  而毫无知觉的鬼小孩小脚不可避免的踩在了靠近的黑色浓稠的液体,时刻又仍然处于对无头女鬼触发自身杀人规律目不转睛冰冷的注视。

  所以对鬼影和黑色浓稠的液体视若未睹。

  不到片刻。

  鬼小孩便瞄准着远处无头女鬼,微微张开了自己婴儿的嘴巴,似乎想发出某种恐怖灵异的声音袭击无头女鬼。

  没等鬼小孩来得及发出叫声。

  突兀的,一只漆黑浓郁如墨似影的硕大狰狞的鬼影手迅猛朝鬼小孩脑袋凶狠犀利的抓了过去!

  恐怖鬼影抢先一步想袭击距离两三之遥的鬼小孩。

  ………………

  小媛在坚持随便的写写一两张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