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文学 > 其他小说 > 神秘复苏:嫣红异日 > 第十四章 民国女子意识的苏醒?
  民国大宅后院内。

  高大鬼影在使用灵异诅咒强行肢解掉了男尸厉鬼身体之后,转而便将目标换成了另一只手中被死死攥抓住脑袋的鬼小孩。

  只见五根漆黑似影的锋利手指如同铺张开了一道密集墨液般的阴影完全覆盖没入涌进了鬼小孩整颗头颅内部到脖颈,外表就如同被油刷染上了一层幽暗深邃的阴霾倒影护具。

  毋庸置疑。

  那是鬼影自身手掌伸展化作成浓厚液化的一部分鬼指关节融入了鬼小孩的身体当中,由内而外充斥满溢了这种黑色阴暗的浓稠物质。

  与地面流动积聚固定在门前一大片宛如潮水的另类鬼域液体十分近似,大同小异。

  并且,某种实际意义上来说,这种做法即是启到对鬼小孩的安全抵御外部承受伤害的保护,避免防止一些其它厉鬼的物理突袭,然而现在也间接的是一种强势蛮横的限制束缚,不容许任何的反抗。

  除非你能比此刻仍然在持续复苏提高恐怖程度的高大鬼影更强。

  方才能与之分庭抗礼。

  要不然的话,只会沦为提线木偶般的傀儡,肆意任其主导位置的厉鬼支配摆布。

  中途,鬼小孩试图不断顽抗迟钝的挣扎赫然也止息于此,双手渐渐僵硬无力的瘫垂下去。

  鬼影的半截手臂已经彻底扎根固定了。

  就连鬼小孩不断下沉的速度也突然停滞阻塞,它被影响到了。

  很快。

  一股股仿若附骨之蛆难以明言的诡异气息在侵蚀渗透进鬼小孩的全身遍体,那是一种无法表达而出的奇特之感。

  而鬼小孩所散发的无形灵异也难堪抵挡,节节败退,压根无法排斥祛除这股可怕的外来灵异入侵。

  属于高大鬼影本身具备的压制能力在形成生效!

  不仅如此。

  某种可怕的灵异诅咒在鬼小孩体内蔓延,它裸露出上半身的皮肤外表如同染上阴霾深邃的倒影色泽一般,一寸寸血肉隐隐欲要撕裂开了一条漆暗诡谲细小的直线整齐伤痕。

  短短片刻。

  鬼小孩伤口的规模接连扩散分布延伸,极其狰狞怵目惊心感,全身部位就像是用黑色胶水黏贴上去的一块块尸体拼图,似乎只要轻微一动,立马便会即刻散架成数份。

  这股可怕强横的灵异诅咒它无法再去依赖不死的特性来去简单修复还原。

  得靠大量时间来去消磨残留的灵异力量。

  当然,鬼影却丝毫不会给予鬼小孩一丁点机会,它早已掌控了半个鬼小孩身体的控制权,甚至说整个也不为过。

  毕竟它下半身子还淹没在了黑色液体当中,无法挣脱。

  就在以为鬼小孩会惨遭男尸厉鬼的后尘,分解散落成一堆残骸不一的碎片永劫沉沦无定下坠时。

  不可思议无法相信的一幕出现了。

  布满漆暗缝线裂痕的伤口居然硬生生停止扩张,而后缩退化作成了一滩浓郁的阴暗水银物质,面积呈现怪异的手指轮廓收附回潮在了表面体外。

  灵异的诅咒被强行中断了。

  但那令人发怵悚然,胆战心惊的众多伤痕却依旧如故而存,短时间内是无法恢复的。

  此刻。

  屹立在鬼小孩身后那一道浑身墨暗似影,体魄健壮的高大鬼影竟沉默死寂了下去,似乎并不打算再去肢解打散掉鬼小孩,就那么直直的僵硬在原地。

  而且,它的另一只空出来的臂膀手指在极力不停歇的勾动,时不时的想要朝鬼小孩的方向抓去,显得很是怪异无比。

  环绕高大鬼影的阴冷森寒感越发严重加剧了,围聚在门前地面一片的大量黑色浓稠液体相连起伏翻涌,后院上空一缕缕漆黑凝实的光芒早已吞没了后院半边天空。

  复苏的界限将要达到顶点。

  无意识的脑海中,鬼影好像在做着一系列未知本能的举止反抗,肉眼难以看见的指令规则在循环渐进的被鬼影一点点驱逐排外,抛弃摒除,换之取代的是属于鬼影本身遵循的规律替交复原。

  两种无实体不同的规则在连连碰撞冲突,若长久以下,彼此必定有一方完全占据主导优势。

  高大鬼影它本质就是一只鬼。

  会根据更为强大适其自我的本能规则指令运行驶动,跟输入一段实施电脑的程序代码一样,按照代码的指定运作。

  沉溺在死寂的拉锯争夺之中没多久。

  胜负的结局便已分晓。

  属于鬼影原本自身的规律逐步从深层次死机当中苏醒过来了,连带着还压制了脑海外来的另一种规则。

  毫无疑问的。

  鬼影复苏了!

  更为恐怖骇然的是,它那一张阴森黑暗的人形轮廓脸面上,一双空洞压抑,深深凹陷进去的眼睛皮肉诡谲而又怪诞的睁开了。

  它......居然是长有眼睛的!

  很独特。

  可惜,不知为何,它眼眶里的两颗眼珠子好像丢失遗弃了,导致凸显得十分空荡荡与可怖。

  咝~

  蓦地。

  一道若有若无细微不入耳的薄纸撕裂声在高大鬼影背部响起。

  不知何时,鬼影的脖颈处居然浮现一张类似符箓的黄纸死死黏贴着,悚然的是,在黄纸上面仿佛用着某种鲜红血液的笔墨般刻画着一位女子模糊的面孔轮廓。

  她无喜无色,无悲无悦。

  却隐隐约约的透露出了一股怪异择人而噬的气息。

  无法明述。

  令人有些格外不解的是,无论如何你极力睁大眼睛想去仔细全神贯注的分辨出女子的面容时。

  怎么的也无法偿愿窥视她的全貌。

  给你的感觉就是,她永远都是令人琢磨不透,含糊不清犹如打了一叠叠马赛克,即使换过一个角度来去揣摩结果也是一样。

  蒙蔽阻隔了一切妄图想要用双眼去谛视她的人!

  不仅如此,在这张黄色符箓的右角处,慢慢的撕裂开了一道灰白色的裂痕,随后便突兀的有一缕缕无实无味虚幻无形的灰黄色烟雾从撕裂的口子中飘荡升空。

  符箓......在冒烟?

  然而。

  不等多想。

  忽然,一阵阵令人胆寒颤栗无根识源的阴冷寒风猛然刮起。

  恰好不好的,飘荡在上空那一团灰黄色的虚幻无实的烟雾直接被强制性的吹向游进了一处住房。

  那是......老人寿终正寝的西厢房!

  在这团诡异的灰黄色烟气飘进不久后。

  异变突生。

  地面流动的黑色浓稠液体与天空那一缕缕漆黑阴暗凝实的光芒在收缩逼退,随即如同潮水一般迅速的退去彻底消失溃散。

  好似之前就从未出现过一样。

  高大鬼影的鬼域瞬间就被排斥压制了,

  在它逐渐开始恢复了本能苏醒后,也被民国大宅对待其它厉鬼那般进行了一系列的针对!

  它的鬼域完全无法再肆意使用。

  徒然的。

  嘭的一声震响!

  通往前院相隔的大门自主关闭了!

  这一下子,不远处即将走来的众多形形色色,模样不一的厉鬼们顿时如出一辙的停滞不前,一时间全部齐涮涮僵硬呆滞的站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它们的目标是大门。

  可大门一关,导致它们的视线如同被民国大宅运行的某种规律强制隔离了一样。

  现在唯一逃离回归现实世界的出口封死了。

  一些反应过来的厉鬼只能漫无目的开始四处走动,宛若行尸走肉的死人,永远不知道停歇。

  同一时间,完全复苏的高大鬼影也开始有了动作,它无视了自己脖颈符箓和鬼域的异常,与不远处矗立或徘徊着众群厉鬼,现在的目标直指鬼小孩,不在想要肢解鬼小孩,而是将鬼小孩整个身子粗暴蛮力的高高抬举了起来。

  它的另外一只狰狞硕大的鬼影手同样伸向没入进了鬼小孩的头颅内,紧接着,鬼影浑身晃动颤抖了一下,整个躯体突然扩张铺开成了一道暗沉的阴影投下,瞬息后再次变化成了一滩浓郁纯粹的黑暗水银物质。

  有些诡异离奇的是,这黑暗的水银上面清晰可见倒映印出鬼影的脸形轮廓线,与一张紧紧黏贴着的黄色符箓,并且还用着鲜红血液的笔墨刻画着女子模糊的面孔。

  十分醒目邪性。

  哗啦啦~

  化作黑色水银液体的鬼影一股脑的便统统涌入钻进了毫无抵抗之力的鬼小孩全身遍体,不带犹豫,传递而来的触感是无比冰冷彻骨,压抑沉重万分。

  噗通!

  一阵物体落地声微微回荡。

  没了鬼影力道的束缚,处于绝对压制状态的鬼小孩垂垂无力的下坠跌落瘫痪在地。

  此时此刻,它原先青紫色不似正常人的肌肤焕然一新,每一处肌肤都由内而外的染上了一层层厚重浓郁似影的墨暗色泽,那是属于鬼影的特性。

  显而易见。

  鬼影完完全全的入侵驾驭了鬼小孩的全部肉身灵异能力,还融合成了自己的一部分载体拼图。

  它恢复本能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一只合适自己的厉鬼躯体。

  首先近前的鬼小孩无疑是鬼影的第一个夺取目标,毕竟它的恐怖程度在这众鬼之中绝对不会低,只是运气不大好,遭遇到了比鬼小孩更强的鬼影。

  尽管鬼小孩趴在地上尤为像一条死狗,但浑身上下处处都散发着异常阴冷森寒的古怪气息。

  那是灵异力量在增强!

  比起其他的厉鬼要更加为恐怖许多。

  片刻之间。

  鬼小孩,不,应该说是拥有了身体的鬼影猛然睁开了一双空洞漆黑,冰冷无神的眼珠子,缓缓扫视了一片黑压压的厉鬼后,腹部的液体毫无征兆的轻微蠕动了一下,渐渐的,一只由黑暗凝聚的大手支撑起了地面,稍微一用力,鬼影整个身子立马站了起来。

  不知不觉中,一张黄色符箓却死死黏贴在了鬼影背部娇小的脖颈处部位。

  踏,踏踏。

  鬼影控制着孩童迈动两只小脚丫,踩在石板上发出啪叽啪叽脚步声。

  它要去寻找掠夺下一只合适自己的厉鬼。

  与此同时。

  后院老人居住的西厢房内。

  跟外面混杂阴暗的环境不同,房内环境并没有想象中的黑暗,反而比较清晰透亮。

  那是因为老人躺进的红色棺材左右地面旁摆着一两盏散发着金色光芒的油灯。

  勉强照耀驱散了四处的一些昏暗作用。

  不过,屋内也不并如同表面那般平静无波,因为离棺材不远处的地方站立着两道诡异的身影。

  不多时,短暂的平静被打破了。

  “沙...沙...嗤...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一道惊悚沙哑低沉的诡异男女混合电流音响起,像是信号有些接触不良,参合着尖锐的杂音,但不难以分辨出,它说话的语气中带有着深深的害怕惊恐与不安。

  它似乎遭受了某种无法置信的事情。

  空气莫名的沉寂了三秒。

  “不知死活的鬼东西,我唤醒的意识也是你能随意磨灭的?”

  一位女子冰冷漠然,毫无半分情感掺杂的声音响起,直怼回应了对面这诡异悚然的变相电流音。

  确实是不知死活,毕竟厉鬼可是不会死的,哪里知道死亡?

  ………………

  小媛我马上过滤鬼影剧情吧,文笔太差,写不出给予你们那股味道。

  老话,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