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文学 > 其他小说 > 林青禾左容赢 > 第637章 虐孟夫人
从水里被拖着上马车,林青禾已经乏了,隐约觉得自己要热了。

果不其然的,被重新关到笼子里,林青禾坐都坐不起来,倒在了笼子里,烧得迷迷糊糊,不省人事了……

皇宫。

女儿怀孕了,口味很挑,脾气还很爆,孟夫人是过来人,一直忍耐着。

哪怕,下响,女儿说肚子饿了,让自己去厨房做些素的过来,自己二话没说,撩起袖子,就去熬煮了粥。

做完了,女儿嫌弃太浓了,叫自己去冲洗熬煮,再熬煮好了,又嫌弃太烫了,说想喝鱼汤……不经意间,下响的时间就过完了。

孟夫人擦擦头上的汗,掀开了锅盖,锅子里一锅馒头就蒸煮好了。

她用手戳了下,圆鼓\/鼓的包子能马上回弹起来。

“飞雁。”孟夫人朝外面喊了一声。

飞雁从殿内探出头来,“孟夫人怎么了?”

“快去看娘娘在做什么,可以去跟她说一声,馒头可以出锅了。”

飞雁看孟夫人的眼中露出了些许同情,忙了一下响了,没得到一个谢,反而被各种支配折腾。

“孟夫人,娘娘她说自己厌食,吃不下饭,让你去帮她按一按脚。”

“又不舒服了?”孟夫人往围兜上擦了擦手,忧心不已地走出来,想到女儿爱干净,她又钻进了厨房,“我去洗洗手,马上就去。”

飞雁看她模样,无声地叹着气,收拾了下情绪,回去复命去了。

“娘娘,你稍等,孟夫人马上就来。”

小灵子拿着蒲扇,在床头给她轻轻扇着风,孟妍儿听飞雁说完,她翻了个白眼,“整个个慢的,磨磨\/蹭蹭遭人烦,算了,别让她给我按腿,让她拿着帕子,把屋内擦擦。”

飞雁挪了挪唇,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孟夫人怎么说也是一品大臣的夫人,不是什么奴婢下人,让她在这里做下人的活儿,传了出去,招骂名的是娘娘,而不是着冒牌货。

等娘娘回来了,还不是她收拾烂摊子!

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唇,皇上有命在先,让他们不可违抗这个冒牌货,免得她肚子里的皇子受损。

飞雁转身想出去,一转身,往前迈了一步,步伐就停下了。

孟夫人人已经在屋里了,她面露诧异,眼中染上了感伤,瞬红了一圈了。

“孟夫人……”飞雁叫道。

“帕子在哪,我擦擦屋内,我瞧着也有些灰了,要是让娘娘和肚中的孩子,吸进去了,可不得了。”

“都下去。”左容赢面色讳莫如深地走了进来。

“恭迎皇上回宫。”飞雁小灵子都跪在地上行礼。

孟夫人对左容赢行了一礼,也说了句恭迎皇上。

左容赢快经过她时,往她脸上扫了一眼,“孟夫人回去吧,飞雁,送孟夫人出宫。”

“皇上,娘娘病了,待产身边不能没有人啊。”孟夫人实在是不放心女儿,尤其是她每天都吐,胆汁都吐出来了。

“我会重新调些下人过来,孟夫人放心。”左容赢态度坚决,孟夫人不敢违抗圣命,只要应着。

不舍地走到床边道:“青禾,娘就先回去了,你要是想娘的时候,就让人去告诉我,或者想吃什么,要娘干什么,就去宣我。”

“知道了娘。”孟妍儿敷衍地道。

孟夫人唉了一声,还是不舍的多看了她几眼,跟着飞雁下去了。

“相公,你处理完工务了?”孟妍儿拉住了他的手,对他笑脸相迎。

左容赢眸色深邃,谁也看不穿,他拖了一张椅子,坐在了床边,陪她说话。

“都躺了多久了?小懒鬼。”

“人家有身孕了,你也这样说我,哼我生气了,不理你了,整个忙公务,也不管我,我每天都吐的那么厉害,你都不能体会,我有多不舒服。”

孟妍儿撒娇嘟嘴卖萌,带着几分怨气,哼哼道。

要不是她肚子里还有他和青禾的孩子,他早忍不住,将这女人给掐死了。

左容赢勾唇,与她演起了戏,“所有的事,都是只有你重要,你嫌我没时间陪你,我也着急,可一堆公事,没人处理,我刚登基不久,位置还不稳,祖父生性风\/流,不知在外有多少遗落在民间的叔叔。”

他回握住了她的手,“我必须要坐好这个皇位,才能守护保护你们,青禾,我知道你很难受,但理解一下相公行吗,我知道你最体谅我了。”

孟妍儿咬着唇,被惊了下,太太上皇昏庸爱女人,去民间微服时,不知与多少女子……这些都是她听的野消息。

“相公,你还是好好忙你的吧。”她什么都想要,左容赢这么帅一个皇上,她要,后宫的位置,母仪天下的皇后,她也要。

人都是贪心的,她不想自己以后的荣华富贵会有什么受损。

左容赢叹气,松开了她的时候,捏了下她的脸,“我娶了你这么个体谅丈夫的女子,是天大的福气,青禾,等你好些了,娃娃出生了,我带你们去江南,好好玩玩,来补偿你们。”

孟妍儿笑,点了点头,“很期待这一天。”

忽而的,温柔笑意洋在脸上的左容赢,脸色骤然就沉了下来了。

“青禾,我回来的时候,听到你在指使孟夫人?”

“……啊,这?”孟妍儿眼睛转转,想着撒什么谎来掩盖。

“是我的疏忽了,你不喜欢让人照顾你,因此我拨过来服侍你的人不多。

现在你有身孕了,自然要多添些人,让他们来照顾你。”

孟妍儿一听,用力点头,“是娘想帮我做些什么,她非要做什么,什么都要干,我实在拦不住她,索性就给她挑选些容易的活干。”

孟妍儿瞅着左容赢,在她说完时,他唇又勾了起来,让人感到沐浴春风。

“相公,”孟妍儿松了一口气,拐住了他的胳膊,“地上凉,今夜就不睡地上了,陪我一起睡床吧,好不好?”

左容赢将她的手给扒拉下去,“青禾,别闹,要听御医的话,与你躺在一塌,我身为男儿,能把持得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