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腾文学 > 其他小说 > 善恶杨云巴托丽 > 第24章 小队覆灭
仿佛时间刻意的被放慢了似的,前排的草原骑兵长大嘴巴呐喊,高举着弯刀,在这甬道里奔跑,他们的眼睛在这黑暗中,很清楚的看见一道道寒光射出来。

嗡——嗡——···他们甚至看见了那箭矢划破空气的痕迹,他们眼睛里没有对死亡的恐惧,有的是对渴望胜利的狂热。

雅木,冲在最前面的草原人之一,“亚——撒——!”两道寒光从他耳边划过,擦破了他的脸,血一瞬间溅了出来,血珠在空气中还没往下落。

他的呐喊声戛然而止,刚才他的上半身不是很明显的颤抖了两下,血顺着嘴角止不住的流出,他的胸前多了几根箭矢,其中有一根射在了他的左胸。瞳孔已经涣散,当场毙命,不过他的眼睛却睁得很大,张开的嘴巴里仿佛还要把刚才没喊万的口号喊完。拿弯刀的手与握住缰绳的手同时松开,整个人向后倒去。

他的尸体与弯刀同时落地,因为速度的关系,他的身体又弹了起来,被后面的战马撞飞。

瞬息间已经有数十个草原人毙命,他们身上或多或少的插着几根箭矢。不过也有的人在中箭后依旧顽强地坐在马背上。

箭矢的确可以很有效的对这基本没有防护的草原轻骑兵造成伤害,可无论几次,都没办法阻止草原人冲锋。

战马开始奔跑便不会再停下,除非没有了奔跑的意义,或者没有了奔跑的能力。

弓箭手立刻往后撤,把这甬道的出口让给了严阵以待的重步兵,他们的手穿过盾背后的把手,立起了盾墙,身上穿着重重的铠甲,等待着草原人的冲锋。

他们已经从那黑暗的甬道里看见了冲锋而来的草原人,他们有的身上插满了箭镞,可却依旧顽强的活着,有的只剩下了一匹没有人的战马在奔跑,它要完成他主人的遗愿。

草原人必胜的呐喊在甬道里回荡,浑身浴血的草原骑兵宛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拿着滴血的弯刀。

“刺——”声音中气十足,平举的刺枪从那盾与盾之间狭小的空隙中斜刺而出,动作整齐,就所有人都是一个人的分身,刺出的刺枪与盾墙的组合宛若乌龟壳上突然长出了尖刺。

噗嗤。刺枪把第一排冲过来的草原骑兵刺了个对穿,通过头盔的,重步兵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个人的样子,脸比较的大,眼睛是凹进去的,鼻子不算高,下巴也不算长,很普通,普通得扔进人堆就找不到的那种。

他的表情很凶狠,就像要一口把眼前的敌人活吞了一样,他的血喷在了自己的盾上面,一股巨力震得重步兵的左手发麻,那是战马撞在盾上的冲击力。

战马的头撞在铁盾上,脑浆都撞了出来,白色与红色混合在一起,说不出的恶心。战马软绵绵的倒了下去,它和它的主人都相信,他们离胜利只有一步了,冲出这个甬道,就是胜利!

收枪,再出枪,没有任何拖泥带水,更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整齐得如同机器,可再怎么快都是会有延迟的,这个延迟,足以让草原人的弯刀给前排的重步兵来一下了。

铛——这是铁与铁碰撞时发出的声响,草原人的弯刀不足以斩破重步兵身上的铠甲,可那铁与铁碰撞时的震荡,让重步兵感到头昏眼花,不禁眼前一黑,可却依旧保持住了平衡。

延迟只够他们挥出一刀,当他们准备再来一刀时,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刺枪刺穿。

如同之前一样,战马依旧是奋不顾身的撞上了盾墙,

如此反复,一次又一次。

厚厚的铠甲里,是步兵们在颤抖,他们在用人的力量和战马抗衡,冲击力已经震碎了一些人的骨头,他在铠甲的支撑下没有倒下去。

这只是个小队,只有五十个人,他们面对的是两百倍于己身的敌人。他们却是丝毫没有后退的意思,他们用自己的身体在减缓骑兵的冲击力,他们脚下的尸体已经堆积起来,人的尸体和马的尸体挨在一起,血和脑浆相互混合,他们的鞋子已经被这种液体打湿。

人是会累的,刺枪的速度已经慢了下来,草原骑兵的冲锋却如同拍打过来的海浪,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现在盾墙已经只有刺枪兵用身体在支撑了,前排重步兵已经尽数殉国,他们的尸体却依旧在战友的帮助下燃烧着最后的作用,尸体靠在刺枪兵的身上而不倒下,举盾的左手,手掌软绵绵的张开,左臂却依旧挂在盾牌背后,被固定。血从头盔里面滴出来···

因为依旧是站立着,从远处看根本看不出来已经是一群尸体。

刺枪又一次高举,士兵们脸上是庄重而又坚毅的神情却没有人为了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悲伤。

生如夏花,在这黑暗的甬道里,这个排的士兵发出了自己人生中最后的光芒,耀人耳目。

“刺——”

马蹄阵阵,不曾停息。

“将军,他们进来了。”希斯塔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士兵战士而流露出悲伤,反倒是斯帕脸上带着悲伤的神情。

“他们做得很好,比我们这些只会看的做得好很多。”斯帕又一次握住了剑柄,却没有拔出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